政务之窗
新闻资讯
监督监测
水政管理
生态建设
服务互动
科学研究
文化视点
资料共享
 
原创作品
 

塞外行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0日   责任编辑: 刘雨佳  来源:本站

塞外行

----水土流失动态监测阿克塞野外调查掠影

        本站讯(通讯员 耿永新)2018年10月25日清晨,黄河水土保持西峰治理监督局水土流失动态监测酒泉项目组离开敦煌市,前往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车子沿着G215国道在戈壁中滑行,项目组边行进边打点,沿途可见鸣沙山的余脉若隐若现,远处起起伏伏的沙丘,在阳光的照射下非常耀眼,更是金光灿灿。车行驶到距离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20多公里处的沙沟,道路蜿蜒曲折,沙沟的两边是一座座土丘峰峦突兀耸立的雅丹地貌,它们各具形态、千奇百怪、造型生动、惟妙惟俏,这些大自然的杰作,堪称鬼斧神工。

        中午十二点多到达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县城位于甘肃、青海、新疆三省(区)交界处,全县总面积3.1 万平方公里,辖2乡1镇,总人口只有1万多人,地形呈狭长状,境内水资源比较丰富,县城周围生长着大片的芨芨草和骆驼刺,据说这里是哈萨克人的牧场,但我感觉没有想象中那样清新、碧绿、自然。下午两点半项目组来到阿克塞县水土保持监督站进行了工作对接并收集了相关资料,对野外调查路线进行了会商。临别时阿克塞县水土保持监督站王主任一再叮嘱我们,明天东行的阿勒腾乡将近200公里沿线没有加油站和就餐点,回去后给车辆加满燃料,备足干粮。

        第二天,为了圆满完成东行野外调查任务和安全,由哈萨克族阿勒腾乡原着居民阿主任与我们同行。八点我们如约出发,县城很小,十几分钟就穿城而过,公路上挂有“保护动物”的牌子,不过一路上很难看到什么动物。行驶30多公里后来到阿克塞境内的长草沟公安检查站,所有车辆都要检查,乘客下车徒步走过检查站,查验身份证。在接受检查时,看到前方不远处有预防鼠疫的警示牌。车过了公安检查站,就进入当金山山区。在此打点作业时大家发现,手机和导航设备全部处于无信号状态,阿主任告诉我们“当金山位于祁连山与阿尔金山的结合部,山势陡峻,植被稀疏,地表风化严重,岩体破碎。当金山垭口长年被积雪覆盖,昔日属于人迹罕至,飞鸟不驻之地。剩余的路程都是这种情形,下站要去的建设村(原为建设乡)只有两名人员值守,那里有卫星电话作为过往车辆和牧民受困求助点。”此时的戈壁逐渐褪去,路边开始有许多大小石块,散落在簇簇骆驼刺和野草之间。从检查站到当金山垭口约有20公里的峡谷,谷内道路曲折,车子七拐八拐,像乘坐电梯一样一级级升高,两侧分别是高耸入云的祁连山和荒凉的阿尔金山山脉,此时海拔已经达到3648米。窗外阳光明媚但寒气逼人,大家在不停的打点作业中明显已感到冬的气息,一个个冷得瑟瑟发抖。下午1:50左右车辆到达建设村,在路边简单就餐后继续向阿勒腾乡方向进发。剩余接近50公里路程由于G3011封闭修路和野外调查需要只能穿越没有任何路标指使的四十里戈壁区和大哈尔腾河。下午4: 40在调查完野外点快驶出戈壁区时车辆陷入沙土地中无法动弹,由于车上没有配带铁锹,大家只能用改锥和撬杠挖掘,好不容易驶出戈壁区通过第一和第二条大哈尔腾河支流,第三条支流宽幅达2米多又拦住了大家的去路,经过多次观察绕行都无法通过,此时时针已指向下午5: 30左右,此时此景用唐代诗人王维《送元二使安西》中的一句“西出阳关无故人”来描述再贴切不过。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身后传来轰隆隆的汽车马达声,通过简单交流原来是阿勒腾乡牧民准备回家装运骆驼,他答应在前边牵引我们过河。驶出大哈尔腾河前行5公里后到达今天野外调查终点阿勒腾乡,打点作业完已快6:20,顶着满天繁星于晚8:40到达阿克塞县城。第二天大家迎着初升的太阳又驶向下一个调查点.....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0日   责任编辑:刘雨佳  来源:本站